君漠北

时至今日,你仍是我的光芒

神爱世人,而我独独钟情于你。

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这辈子大概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你上学放学,我就跟在你后面装作是同路的样子,不远不近的跟着。

我从不向你搭话,你也没有在意身后多了个人。

你和他们打闹,我在后面拉低帽沿,死死盯着。

就这样一日复一日,到了你毕业的时候。

那一年,你身边的人已经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七零八落的最后就剩你一个人了。

你还是最初那幅阳光的样子,作为毕业生代表上台发言,我就坐在人群里。

贪婪的目光一寸寸滑过你的皮肤,从头到脚一点点将你吞食。

我发现你不动声色向下查看的眼神。

我知道你发现了我的目光,我也知道你在费劲心思的引诱我出来。

你清楚在黑暗中有一道目光一直在注视着你,你清楚你和我不死不休。

但是,亲爱的,你拙劣的演技只能让我发笑,在没有达到目的的那一刻,我无法与你相见。

毕业后你上了大学,我也一如既往跟在你后面上了同样的学校同一个专业。

学校离我们的家很远,所以你选择了住校。但我不行,我有太多的秘密需要隐藏了,混在人群中容易让我暴露。

所以能够真正见到你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

虽然能够通过监控器看到你,但这让我无法满足。

结果我还没有想到好的方法,你那边就先出了情况。

说起来还真的很烦,说好的无父无母福利院出身呢?结果被一个女人找上门来,还硬是自称是你的母亲,这实在让我很苦恼。

不过也没有想到我苦恼了没几天,就发现了很有意思的东西。

你所谓的“母亲”实际上是一朵散发恶臭的魔花。

她侵蚀了太多人的生命,才换来现今的安稳和不朽的美丽。

我把证据都寄给了你,连同那份亲子鉴定。

我在期待,我在期待你的盛开。

你最近常常心不在焉,大概是因为深藏着秘密。

我看到你回复的邮件,从不解疑惑到询问解决方法。

我并不意外你发现是我,我意外于你对我的“信任”。

你确信是我杀了他们,你确信我不会把秘密宣扬,但同时也确信我在逼你做出选择。

你敏锐的判断让我心花怒放。

吻你千遍。

我没有回应你,甚至刻意不再关注你。

你慌乱了,因为最近觉察不到我的目光。

我的存在对你而言虽然是隐秘的危险,却又是一种象征着绝对安全的保障。

你坚信跟随着你的目光会排除你周身的一切,无论危险还是安全。

可当你察觉不到时,你就只能仓皇无措的做出最有利的选择。

这恰恰是我最喜欢你的地方。

完全的利己主义。

魔花的事情解决了,你依然在我掌控之中。

给《此去经年》的长评

您根本算不上长评的长评已发送,请注意签收 @君翡

此去经年(1)是以睌吟梦见多年前的旧事为开头,带着一种温暖的基调但又不可避免的弥漫着一种忧伤,这种忧伤也许只是我心中的一种恍惚,因为在我的心里他已经是一个人了,除了诺大的莲花坞什么都没有,就连金凌也是金家的。

所以我点进去看的时候,看到厌离和那位眉山表姐做着糕点,晚吟和无羡打打闹闹真的是好不热闹,然后心里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种荒芜,这些热闹真的存在过,可现在不属于他江晚吟了。这大概就是以前语文老师以前常会讲的那种以乐景衬悲,写的文字再如何温暖热闹,看的人心里想的全都是如今的冷。

简而言之就是我看的欢乐可心里还是难过,凄凄哀哀的,好生难过。

呃,好吧,我自己都感觉上面说的好没有营养,像凑字数←_←

其实我最直观的感想就是厌离师姐做的东西一定很好吃,我也想吃(๑>؂<๑)

然后是(2),我看2的时候记得最清楚的不是无羡对晚吟笑着说猎到鹿,角就给你,我的好阿澄;不是上元佳节云梦烟火缭绕的街市捡到的那只受伤的小白狗;也不是厌离师姐做的那碗又甜又糯的酒酿圆子;更不是那天夜里特别紧的拥抱。

我记得的是个很小的细节,上元佳节的晚上街上是各式各样的花灯,天上的星星意外的亮,人潮拥挤人声嘈杂,无羡向晚羨手里塞了个紫金色的莲花灯笼。就那一瞬间我心动了一下,像被人把什么东西砸进了心里(`・ω・´)ノ特别的暖和还柔软。

大概就是歌里面唱的,一生最心动了。

然后不出意料的前面特别甜,后面_(:D)∠)_

这里就是(3)了,3里面让我觉得魏哥才是江枫眠亲儿子我澄绝对是虞夫人一个人生的,讲真我家老父亲要是和老江宗主一个样的话,以我这种小心眼绝对是满心仇恨。这还是亲爹吗?为了一个别人家的娃,我还被迫送走最喜欢的小狗,最主要的是我老父亲带他比带我还亲。换我不分分钟把人宰了才怪( ̄へ ̄)

我澄真的是小天使了。

然后魏哥的忧虑也是让我有点小心酸的,“怎么办呢,我姓魏,阿澄他们都姓江……我怕有一天……莲花坞我再也回不来。”一语成谶,以后你是真的不回来了(_ _)
接着下面还能算甜,然鹅晚吟说不真实的时候又是一把刀直插心脏,顺便我还想到阿翡开的那篇羡澄车春色无边最后也是晚吟说不真实,估计以后是真能连在一起。

(3)最后那一段的描写也是特别棒的,原谅我语废话糙只会说棒,我真的只是一个只会喊666的咸鱼。

然后没勾搭上阿翡的时候我是真以为此去经年只有三篇,原谅我之前看点梗图的时候不仔细_(:з」∠)_

因为我一直觉得第三篇的时候,结尾那一句可江澄偏偏就醒了,带有一种悬念感和心慌,像那种欧亨利式结尾,挺带感的。

(4)和(5)讲的是晚吟做梦的缘由,由之前的梦到现在的现实,过去到现在,带着一种荒谬的感觉,分不清梦与现实分不清究竟哪个才是真的,因为往往做梦的人总是希望梦才是真的。

最后我第一次写长评,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写好它,就只能这样草草结尾了,谢谢阿翡把它写完,期待你高考完的重修(•ө•)♡

最最后我就想夸一下阿翡,阿翡你真的是超级棒了,你一个高三党都能更的这么勤,我一个闲人写东西从来都是想写就写,不想干就不干(›´ω`‹ )感觉很愧疚,然后这几天和你聊天我也很开心,不管是讨论剧情的还是聊别的。

谢谢你写了《此去经年》,接下来的《我是魏婴》还请多多加油(。ò ∀ ó。)

送给海市

叶落秋已至,
海滨尚觉炎。
市中多喧嚣,
方知夜漫长。
鉴我心似镜,
明了梦一场。

这个什么意思都没有,我只是想写一个藏头😂所以别和我讲它不通或是奇怪~( ̄▽ ̄~)~

宣传

几个月没回来了呢,关注我的人其实已经可以取关了……
这次厚着脸皮回来其实是为了宣传

各位好,这里是为爱产粮的薛洋同人工作室尸毒粉工作室的官方,本号(即下方的QQ号)主要进行一些宣传等等,希望与各位喜欢薛洋的,喜欢魔道祖师的各位大大进行扩列,谢谢。
不能宣请轻戳
官方QQ2313636351

希望各位喜欢洋洋的大大能和这个工作室进行扩列,一起产粮(鞠躬)

我不知道我到底干了什么,总之这个发不上去了,只能委屈你们这样看了。

短篇合集2

“云雀先生,请等一下。”

云雀转身看去,棕发少年怀里抱着什么东西匆忙地向他跑来。

“什么事,泽田纲吉。”云雀看着那少年。是的,对于现在的云雀恭弥而言,这个来自十年前的泽田纲吉还只是个稚嫩的少年。

“这、这个是大家送给您的礼物。”少年不好意思的抓着头发将盒子递给他,脸上带着些许羞涩意味的笑,“这段时间辛苦您了,云雀先生。”

云雀听了嘴角微扬,神色温和了几分,他伸手欲接下盒子却在指尖刚触既时,脑海中涌进了错乱的画面。

如同一幅徐徐展开的画卷,在云雀面前出现了一条绯红之路,红如幻梦。

可细看之下才会发现,所谓的绯红之路不过是因路两旁皆是朱色门户加之土色赤红罢了。

没多久绯红之路上响起一阵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带起一路尘埃。

一袭红色和服的少年用一方锦帕细致的托着几朵如繁星的白花,将它交予在一户人家门外玩耍的孩子,少年对孩子低声细细嘱咐,偶后进了小巷。

马车经过时孩子捧花将车拦下,车内的人掀起车帘,向孩子问了句,并递出一把展开的扇子将花接下收回。

车内黑色和服的少年盯着扇上花,良久道,“篱上素花何人采,问之只道是故人。”

最终马车向远方行去,只留下小巷中红衣少年一人无声哭泣。

云雀皱眉脱离了那片幻觉,微眯双眼,却在注意到身前的少年时,又不自觉地柔和了眉目。

他看着稚嫩的少年,收下了那份包含着不可探究情感的礼物。

然后他一如往常,淡然地向这个少年道,“明天的训练,交由拉尔·米尔奇负责。”

“诶,云、云雀先生?”少年茫然地看着他。

云雀看着这少年蓦地就笑了。

“明天你那个世界的云雀恭弥会来,我对你的训练到此为止,泽田纲吉,这段时间做的不错。”

少年看见他少见的笑容与温和的话语,有些微楞,但他很快回过神。

“谢谢您的夸奖,云雀先生。”少年看着云雀,脸上的笑容明媚耀眼。

当云雀从仪器中苏醒过来时,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日子如同往日,只是每每见到泽田纲吉时他都会想到那个叫他“云雀先生”的少年。

“云雀学长,怎么了?”棕发青年担忧的看着云雀,云雀看着青年什么都没说。

深夜,云雀坐在庭院中望着空中那轮皎洁明月,不觉又浮现出少年的面孔。

“云雀学长,呃,不,云雀先生!”

在二十六岁那年云雀恭弥终于明白何为命运。
————————————————————————————————————
希望你们不要嫌太少了^_^,这次显得也还是相当的occ了,思绪也是乱七八糟的,我觉得我对不起云雀学长翻了一下存货发现云纲这个cp的文基本全都是BE(望天)

短篇合集1

大概六七岁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走在路上,因为得到心爱发卡的喜悦让她无法抑制的欢乐。

突然间小女孩停了下来,她好像看到了什么,以至于一直上扬的嘴角落了下来。

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一个白衣的男人坐在水池边,一脸琢磨不透的神色。
小姑娘歪了歪头盯了那个男人一会,最终向他走了过去,
     
       “大哥哥,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难过呢?”
    
       “没有哦,可爱的小小姐”男人看向小女孩边回答边冲她露出一个甜蜜的笑,“我没有什么可以难过的事了。”

小女孩皱起眉头一脸不解,

       “可是,大哥哥你的样子就好像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样,看起来快要哭了,就像,就像…对了!就像舅舅和舅妈离婚后的表情一样。”

男人听后脸上那种甜到可以腻死人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小女孩无法看懂的笑。
     
       “不是哦,因为我的心不见了,所以我稍微、稍微有点寂寞了呢。”
      
       “心不见了?”
      
       “没错,被一个再也不能见面的人偷走了。”
                           
                                白兰Ⅹ纲吉
——————————————————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怎么突然要讲故事,算了,你讲吧。

       “恭弥大人,”一袭白色和服的女子轻手轻脚的走到云雀身边坐下,“弥宥睡着了。”

       “嗯,你好些了吗?”
  
       “托您的福,我已无大碍。”女子回道,脸上的笑容灿若春花。

云雀看了她一眼,如平常那样道,“夜深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女子脸上的笑意微僵,但倾刻间又如之前一样。
  
       “是,也请您早些休息。”

她说完便起身如来时般轻声离去。

良久后,云雀放下手中的酒杯,看向那一地仿若揉碎的月光。

看着看着,月光下的庭院中出现了一个棕发少年的身影,乱糟糟的发,清澈水润的大眼睛和小动物般惶恐的表情。

云雀和少年静静地对视,直到少年的身影融于月光中的那一刻,他才有了动作。

云雀起身对少年笑,十分温柔,醉了时光。

他开口冲少年说了些什么,那话语却被远处而来的风吹碎,已经没办法辨别清楚,依稀只能听出“云”、“天空”之类的字眼了。

好了,故事讲完了。^_^

诶,没有了吗?!Σ( ° △ °|||)︴

没有了啊。(⊙o⊙)

那云雀到底讲了什么啊!(◦`~´◦)

谁知道呢,他最后讲了什么,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吧,我所明白的也只有,那个男人最终也输给了时光。

                                                  云雀X纲吉
————————————————————————————————————————————
果然是很短的短篇吧,希望看到它的人可以给我留言,让我明白自己的不足之处,总之我还是个新人,请大家多多指教。\(≧▽≦)/

                                            

       

                                       

双向暗恋(周叶)

轮回俱乐部中,杜明应付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记者,因为江波涛说要出去接个人在俱乐部待着的杜明理所当然的被抓来做了壮丁,此刻他正苦兮兮地应对记者,还时不时的看着自家队长,这群记者明明就是来采访队长的,副队怎么还不回来?!自己又不像他是周语十级!唐柔还等着他上竞技场PK呢!!!
周泽楷有点窘迫的坐在沙发上,记者的问题大多数都被杜明替他回答了,就只有那些不太方便正面回答和涉及周泽楷个人隐私的问题,他才会回答,并且答案一如既往的简洁记者们简直都要哭了。
     “周队,请问你对轮回的现状有什么想法吗?”
     “努力,加油”(轮回需要努力,加油会让这支队伍变得更好。)
     “呃,那请问下赛季的目标是?”
     “轮回,冠军”(轮回下赛季一定会是冠军)
      “那,你对江副队是什么看法?”
      “努力,好”(江波涛比赛和训练很努力,而且他人也很好)
      “那你对于粉丝称呼江副队为周语十级有什么想说的吗?”
      “啊?没有”(啊?没有这回事吧,前辈也能听懂我说的话啊)
记者们表示心好累,#突然间好想念江副队肿么办#
不过也好在采访一会儿后江波涛就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看清了这个人的脸,记者们不约而同的在心里爆了粗口,操!这位祖宗不在兴欣待着好好养老怎么跑到轮回来了!
      “呦,在采访啊。”叶修冲周泽楷挥手打了声招呼,语气依旧是嘲讽满满。
      “前辈! ”周泽楷从沙发上起来边说边向叶修走去,其实他很想问前辈为什么来,但开不了口。@
      “小周啊,你不会忘了还欠哥一顿饭吧。”叶修拍拍周泽楷的肩,直接表明来意。
一旁刚进来就被记者围攻了的江波涛表示,叶神不愧是荣耀四大战术师之一,心真脏。
另一旁围观了一会准备去打竞技场的杜明表示,叶修不要脸连顿饭都这么吝啬,自己的女神在兴欣不会挨饿吧!果然女神你还是来轮回吧。
      “饭?”周泽楷一脸疑惑。
      “对啊,上次我请你吃的,这次该换你了,礼尚往来嘛。”叶修一脸正直。
周泽楷想了一会儿才记起,上次前辈好像邀请他去兴欣顺带吃顿饭,饭后还和他们抢了几个boss来着。什么,你说用谁的账号卡?当然是叶修提供的账号卡还是那种加入公会,职业为神枪手账号卡呢。
江波涛表示,呵呵!
      “盒饭?”周泽楷记得那好像是叫的外卖。
      “对啊,想起来了?”叶·无下限·修表示,盒饭也是饭啊,不能歧视人家盒饭。
      “嗯,明天?”
      “不了,就今天。哥可是连晚饭都没吃就来了。”
一旁应付着记者的江波涛分神听叶修和周泽楷的对话,虽然说礼尚往来是很正常,但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
说是去吃晚饭其实还不如是吃宵夜,大晚上的店铺差不多都关门了,也只剩下那些卖烧烤的。
叶修领着周泽楷到了一家烧烤店,点了些烧烤还要了瓶啤酒,知道自己酒量不行的叶修只喝了一杯,然后干掉了一些烧烤,就叼支烟在那发呆,盯着周泽楷的脸发呆。
叶修觉得自己可能喝醉了,不过不对啊,一杯倒的不是叶秋嘛,他可比叶秋的酒量好多了。
所以说究竟为什么会感觉有点喜欢上周泽楷了? 还白痴的谁也没告诉,就这样一个人跑到了轮回策划了一场告白。
不过虽然把人约出来了,但叶修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周泽楷的话非常少,他跟黄少天比起来那就是一对反义词。
叶修不禁想到要是周泽楷像黄少天那样话唠的话,说不定还容易开口。
自己要是突然对他说喜欢这种话,一定会吓到他吧。
没多久剩下的烧烤也送上来了,两个人静静的吃着烧烤,谁也没有开口,气氛有点尴尬。
最后吃完了,叶修冲周泽楷问了句去打荣耀吗?周泽楷点了点头,于是和叶修去了网吧。
接近凌晨的网吧人也不少,不过由于周泽楷和叶修全副武装倒是没有人认出来。
叶修将带来的满级账号卡递给周泽楷。
      “走,小周,找个位子坐。”
      “嗯。”
周泽楷拿过账号卡找了个靠角落的地方和叶修坐下。
于是在叶修大神心情不太好的情况下,在周泽楷大神尽管不明所以但还是全力配合的情况下。
那一晚,整个神之领域再度想起被大神支配的恐惧。
玩家们纷纷哭着表示,大神你好,大神再见。
出了网吧,凌晨两三点的街上已经没有人了。
      “小周啊,我跟你讲件事呗。”叶修终于还是开口了。
      “?”
      “嗯。”
      “我喜欢你。”叶修说完这句话,有点不自在。他有点鄙视自己都快30的人了居然还害羞。
       “我,也是,喜欢前辈。”很喜欢很喜欢,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喜欢你,比喜欢自己还要喜欢你。这种心情大概已经无法成为喜欢了,应该是
       “我爱你,叶修。”
叶修怔怔的看着周泽楷,本来以为会被拒绝的心意却突然间有了回应,原来他也是喜欢自己的。
       “还有,5月29日,生日快乐。”周泽楷看着叶修眼里亮晶晶的,是几乎溢出的幸福。
——————————————————————
小剧场
攻受问题
江波涛:我家队长肯定是攻!
背景,周泽楷:抱住叶修原地360°旋转
ヾ(≧∪≦*)ノ〃
叶修:小周,乖,别转了,哥头晕。
江波涛:就叶神那种体质,怎么可能会是攻!
背景,周泽楷:嗯!乖乖放下叶修。
江波涛:……
今天的江副队也在为自家队长如此乖巧而担忧,叶修那么心脏真的不会反攻?

竞技场
被杜明打败的唐柔妹子,收到了杜明的信息。
杜明:没事吧?
唐柔:没事,再来一局。
杜明:叶修没有虐待你吧?!
唐柔:?比不比了?
杜明:如果叶修虐待你,不给你发工资伙食不好记得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
唐柔:不需要工资,伙食也很好。
唐柔表示她家有钱,可以养活一个战队以及这人是不是智障还比不比了!!!
——————————————————————
郑重声明这篇文并不是我写的,是我姬友写的,我只负责上传虽然也在姬友的同意下改了许多。
这篇文经过我们两个人的修改,其实完全就是跟标题不符,小周跟老叶之间也没写出有喜欢的那种感觉,总之蛮糟糕的,不过我和姬友是第一次写全职的文,加上两个人文风不太一样,所以改的可能也蛮奇怪的。
最后2017年5月29日祝我们小队长叶修和弟弟叶秋20岁生日快乐,祝队长此生荣耀永不散场!

叶修2017.5.29.生日快乐!叶秋弟弟也是,生日快乐!
我们最好的小队长叶修,今年你将身披荣耀带领嘉世再次夺冠。
愿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叶修生日快乐!

2017年祝我们小队长和叶秋弟弟生日快乐,也祝队长身体健康此生荣耀永不散场!